您的位置:betway必威登录 > 社会发展 > 有些中华小两口的公共利润服从:八年救助千余

有些中华小两口的公共利润服从:八年救助千余

2019-10-13 04:06

王女士当即选择报警,接警人员做了记录后建议她先跟首发照片的网站联系。但并不熟悉网络的王女士根本无法确认究竟应该找哪家网站。一个下午,“我都很焦虑,晚上回家和老公商量,决定还是看看事态进展,第二天再继续报案。”没想到次日上午,南京各大媒体几乎都报道了女童走失疑似造假的新闻。

从最初一个月找到一个孩子,到如今平均不到2天就有人寻亲成功,“宝贝回家”寻亲的成功率和效率也在不断提高。

照片存于QQ群相册,如何被盗用?

张宝艳告诉记者,当初开办“宝贝回家”网站的想法,源于自己儿子在商场内一次短暂的走失经历,虽然儿子走失的时间不长,但让自己和丈夫痛苦不堪,浑身发软。

这个发现让王女士很恐惧,“存在于私密空间的照片,怎么会流出并被盗用。”她不得不为这背后可能存在的可怕阴谋而担忧。“我现在最希望找到那个发帖的‘依依’,弄清楚他的真实意图。”

去年年底,一篇题为《约2002年出生2015年9月从广东省澄海市走失的淮青豹寻亲》的帖子出现在公益寻亲网站——“宝贝回家”寻子网上。

王女士告诉记者,25日下午2时许她在办公室接到了女儿同学家长的电话,对方非常关切地询问她女儿的情况,并通过QQ发来一条链接。点击查看后王女士大吃一惊,女儿的照片赫然随着一条先发布后辟谣的“女童走失”信息中,在网络世界中被疯狂传播。“信息里除了照片是我女儿,姓名、年龄等全部对不上号。”王女士很确定,女儿当时正好端端在学校上课,“这是一个假消息,我女儿的照片一定被人盗用了。”

每天,张宝艳夫妇不仅要面对网站上不断增长的寻亲帖子,还要紧盯着200多个QQ群、讨论组滚动更新的消息,接听回复随时打来的电话和发来的微信。

“一整天,我接了几百个电话。”昨天,张宝艳告诉记者,“好心办错事”之后,“宝贝回家”开始深陷各种质疑而苦不堪言。这样的质疑,让张宝艳和“宝贝回家”一众志愿者很受伤。“我们成立5年,帮人寻亲都是免费自发,靠大家的爱心支撑到现在,这么些年多少也帮了些家庭。”张宝艳承认,“这件事我们的确有责任,就是在走核实程序时草率了,但本意确实是希望能早发一个小时,就能多一份找到孩子的希望。”

在2月14日晚上播出的“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张宝艳、秦艳友夫妇和他们创建的“宝贝回家”寻子网的事迹让很多人潸然泪下。

“我就想问问这个人,知不知道他这样一个很无聊的行为,不只是在践踏很多人的爱心,更可能让一个艰难求存的公益寻亲组织,遭受灭顶之灾?”张宝艳心痛地说。

这是“宝贝回家”寻子网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个真实案例。开办9年来,“宝贝回家”寻子网已经帮助1400多名像淮青豹一样与家庭失散的人成功寻亲。

只有找到“依依”才能揭开谜底

虚惊一场后,张宝艳冷静下来想,短暂走失尚且让人如此痛苦,那些孩子被拐卖的家长和亲人长期走失的人所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仔细思考后,张宝艳夫妇决定行动起来。

昨天傍晚,“宝贝回家”负责人张宝艳给记者打来电话,称志愿者通过搜索,发现此次虚假求助的始作俑者、那个神秘的“依依”,近两年曾用同一个QQ号发布过两次“送养亲生女儿”的信息。

在这些成功寻亲的案例背后,是一对普通中国夫妇默默的坚守和无私付出。

被盗用的女童照片。

在“宝贝回家”网站上还有4万多个寻找亲人的案例,这让张宝艳夫妇丝毫不敢懈怠。“每一条寻亲信息都有志愿者在跟进,只要不放弃,就有希望。”张宝艳说。

两次送养信息,“依依”都留下了同一个QQ号码:1812249865,这也正是此次向“宝贝回家”发送女儿走失求助的QQ号。

在吉林省通化市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内,张宝艳和丈夫秦艳友经常要忙到很晚。办公室内张贴悬挂着很多成功寻亲的人们的留影,以及这些年“宝贝回家”获得的各种证书、锦旗。

不管怎样,对王女士、“宝贝回家”以及所有关注这件事的人来说,此时最想知道的,就是“依依”究竟是谁,他虚假求助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帖子一经发布,“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根据各种有效线索,迅速确定了这名走失三个多月的流浪儿童的家乡所在地。帖子发出后不到20天,淮青豹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平安回到了家中。

蹊跷的是,根据王女士的表述,被盗用的两张照片“是女儿去年参加一个同学家庭联谊时所拍”,后被其他家长发到了家长之间的QQ群相册里,“可以说从来没有公开发布过”。

为了增加寻亲成功的机会,张宝艳还带着寻亲者多次参与媒体的寻亲节目,并为一些影视作品提供真实案例。

昨天下午3时,南京市民王女士在同事的陪伴下来到扬子晚报。她指着当天报纸的封面图片告诉记者,“这是我女儿的照片,被人盗用了。”

让人欣慰的是,张宝艳夫妇并不是自己在战斗。从第一位志愿者加入“宝贝回家”,到如今遍布全国各地的17万多名志愿者,越来越多人加入了帮人寻亲的队伍。

“10岁女童六一儿童节在南京红山动物园走失”确系假消息。昨天下午,南京市民王女士主动找到记者,证实求助微博照片里的“走失女童”是她12岁的女儿。女儿照片被盗用,并成为一桩争议事件的主角,这让王女士夫妇非常气愤和担忧。目前她已向警方求助,希望能找到女儿照片的盗用者并弄清其真实意图,至于“不小心把好事办成错事”的公益寻亲网站“宝贝回家”,王女士表示将保留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网站运行之初,各种花销成本高,张宝艳、秦艳友把家里的积蓄全都用在了网站上。此外,他们还经常要加班熬夜,守在电脑前等待随时可能传来的寻亲消息。为此,张宝艳的身体也经历了很大考验。

在仔细比较了两张照片和QQ群相册的存照之后,王女士确认细节完全相同,“所以也不可能是当时有家长或过路游人偷偷给女儿拍了相似背景的照片,然后发布到了网上。”

让越来越多人通过“宝贝回家”找到回家的路,是张宝艳夫妇和十几万名志愿者最深的期待。

在张宝艳发来的文件中记者看到,在2011年和2012年,“依依”两次在网上发布消息,第一次称“送罕见奥运宝宝,2008年8月8日出生,健康可爱,有一个上初中的哥哥。因为孩子父亲离家,没法独立抚养两个孩子,希望找一个有稳定收入、和睦的家庭送养”;第二次则表示“孩子是南京的,我和她爸爸离婚了,条件不好,想给孩子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

2007年,张宝艳和丈夫自费成立了“宝贝回家”寻子网。起初,这个网站并不受人关注,还有人对他们提出了质疑。但他们对此很坦然,说自己创建网站的目的很简单,只要通过网站找到一个孩子就算是成功了。

还有人如记者般,很想弄清“依依”究竟是怎么得到王女士女儿的照片,又何以选择她成为自己造假游戏的主角。记得此前曾采访过一个新闻,被抓获的人贩对被拐小孩信息一清二楚,成功瞒过幼儿园老师将孩子接走,他说这些“都是在孩子母亲微博上看到的”。看来,在网络时代如何更好保护未成年人,确实值得每一个家庭、学校和相关部门深思的话题。

昨天,张宝艳告诉记者,国家公安部打拐办公室对此事非常重视,已责成南京警方积极调查“依依”的真实身份。一切谜底,必将随着“依依”的落网而揭开。 扬子晚报供稿

造假者近两年连续炮制类似信息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发布于社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些中华小两口的公共利润服从:八年救助千余

关键词: